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郁歧教育空间

每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尼采

 
 
 

日志

 
 
关于我

全国知名班主任,“培育-发展”带班理念首倡和践行者。《班主任》《教师博览》等15家杂志封面人物,《中国教师报》《江苏教育》等20余媒体推介班主任。《教育时报》《河南教育》等专栏作者。出版“培育-发展”三部曲(《做一个不再瞎忙的班主任》《特立独行做教师》《家校沟通,没有痛过你不会懂》)和《非常语文非常课》等专著6部,被誉为“从实践走向理想的最佳明证人”。

网易考拉推荐

适合自己的方法,就是好的教育方法?  

2010-08-04 10:20:53|  分类: 胡言乱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适合自己的方法,就是好的教育方法?

梅洪建

在愈发重视个体价值的今天,我们的班主任也愈发重视自己的价值。在五花八门的教育理念“异彩纷呈”之际,很多老师被搞得晕头转向。在无法辨别之时,尤其是比较有思想的班主任,就开始了自我的认定,因为自己确实在工作中做出了实效。于是“适合自己的方法,就是好的教育方法”成了时下比较流行的说法。

我觉得我们是否应该思考这样一个基本的问题:适合自己的,是否是适合教育的?

从夸美纽斯到苏霍姆林斯基,从杜威到陶行知,从魏书生到李镇西,从万玮到李迪等等,我相信他们没有一个人敢说他们的思想和观点就代表着科学。正因为如此,他们在不断发展和完善着自己的思考,力求使自己的教育思想能切近教育的实际。

那么教育的科学是什么?最起码的落脚点我们应该明白,那就是孩子知识的构建和灵魂的构建,不是二者取其一,更不是将二者偏颇。追求知识忽略灵魂不是,将知识“政治思想化”也不是。“适合自己”的,往往就是个体的自己,在带领自己班级前进的时候,取得了相对较好的实效。但这个实效是否就是在最大程度发展了孩子的知识,舒展了孩子的灵魂,是一个值得考量的东西。记得万玮老师的《班主任兵法1》出来之后,在赢得广泛赞誉的同时,就有人呼吁“教育需要智慧,但不需要兵法”。在广州的一个教学研讨会上,就有教育专家公然说出,万玮就是压抑学生个性的罪魁祸首。更有网上流传一个帖子——“万玮,我早就想骂你了”。这些说明了什么问题?一个新生代的教育专家,一个能让教育书籍成为流行书籍的学者型的班主任尚不能让人认同,我们个体的“方法”又如何能说是科学。我喜欢夸美纽斯的那句“所有的人,都是无限的趋向于神的”。如果我们的教育方法在泯灭孩子的“神性”,那不就是罪过了吗?

在《教育时报》连载的《探寻班级运行的本位坐标》中,我曾经分析过“管理班级”的压抑学生和部分发展的实质。管理班级实质上是在培养班主任的“顺民”,或者是让渡给班干部的权力使得大部分成员成为班干部的“良民”。而这种培养的实质是发展了班干部的才能(很多是以牺牲班干部的学业为代价的),而多数学生有可能生活在“白色恐怖”之中,那么,这些学生的发展怎么办呢?你牺牲了多数学生的发展却被评优的班级量化,你能说是好的教育方法吗?(建设班级的实质,此处不重复)

所以,我们需要接着思考第二个问题:带“好”了班级,是否就“育”好了学生?

在和张丽娜老师的交流中,我曾经就提出“好班主任”应该思考的六个问题:第一,我们的评比项目有哪些,是否立足于学生本身的发展,还是立足于学校的外部形象或者是让学生“听话”?第二,我们的班级和谐了,是班干部“管理”的和谐还是自然的和谐?第三,我们和学生关系好,是否学生的个体发展就好?第四,班主任所有工作的目的是使检查高分还是为了学生终身的发展?第五,我们班上还有没有学生“跟不上班级行进的步伐”?第六,我们的“好”是评比好成绩甚至当下的分数好还是学生的发展潜能好?

这六个问题指向的就是我们在实际的班级服务中所常见的问题的弊端。而我们所认为的“适合自己的方法”很重要的一个落脚点恐怕就是“我带‘好’了班级”。因为自己“带好”了,就认为是最适合自己的教育方法。关键是这个“好”怎么理解和衡量。如果是学校量化评比的好话,就要考虑学校的量化是不是和我所在学校一样,就关注卫生学生排队和课堂纪律,而且主要是前两者?我们的课堂纪律好是学生自发的还是班干部管理的好?我们所带好的班级里的孩子们的知识和灵魂都的到良好的发展了吗?

教育是重要的是“育”,让学生在学习过程中,开阔视野、舒展胸怀、积极进取、灵魂舒展等等,是一种学生离开了课堂仍然知道学习,懂得思考,积极发展。是一种离开了学校仍然知道学习,懂得思考,积极发展的状态培养。是一种潜能的发掘、向上欲望的培育和健康心理的铺垫和发展。如果我们带的“好班”紧紧是量化好,学生不惹事,估计你的“好”还是需要考量的。记得苏州的一位王老师说,“二班学生太老实了,玩都玩不出水平”。你说,一个“听话”而“玩不出水平”的班级,这些孩子的发展能好吗?

所以,这里我们要补充思考第三个问题:教育是教师个人的展示,还是为孩子的成长负责?

正如我在《探寻班主任的本位坐标》里所谈到的,“做班主任不是为了证明你有多么爱学生,而是证明你的爱时候是否有助于孩子的发展”。做任何班主任都是一样的,我们做的是教育,而不是个人。班级里的学生是他们父母的是社会的更是未来的,他不是你的。那么教育就不是个性的我的试验课题,孩子也不是你的试验品。我们教育孩子就要为孩子的成长负责,为孩子的未来负责,为孩子的父母负责,为这个社会负责。从这个“负责”的角度来看,教师的确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事业”,那我们就是太阳下面的班主任任,而不是小我的班主任。

在各式各样的教育刊物上都有“点铁成金”的教育神话,神话的编造者们也在讲述着“适合自己方法”。我喜欢南京陈宇老师的那句“一语惊醒梦中人,是必须在孩子将醒未醒之际的,如果他在酣睡,你怎么点他都是鼾声如雷”。我们在沉醉于“适合我的方法”的时候,是否也思考一下我们“带好”的班级,是否也是一个虚假的神话呢?

接下来我想谈谈坚持“适合自己的方法,就是好的教育方法”的实质。

第一种就是把握了教育的“育人”实质。所谓“殊途同归”就是说教的方法不是一种,只要指向了孩子的知识构建和灵魂构建,就是好的教育方法。正如我们上文所提到的万玮老师《班主任兵法》,在被人“想骂”的同事,就有网名云中逸客的朋友写文“别样一种爱”来追崇。只要立足于学生发展的“适合自己的方法”我以为是值得尊敬的。

但是,大多数持这种观点的人,往往并没有把握育人的实质,而是缺少我们上面提到的六个思考。自己固守着自己的“一套方法”,排斥接受新的事物,排斥对科学的追求,或者认为自己就代表了科学。对所有的观点都认为不合适,固步自封,“因为我不用你们任何人的方法,我的班带的很好啊!”。哲人说,坚持有时候是一种执着,而有时则是一种固执。

我想说,教育是为他人负责的事业,而永远不是个人展示的舞台,尽管在教育他人的时候,也展示了自己,但他人是前提。

谨以此,敬候同仁批评!

 

  评论这张
 
阅读(448)| 评论(2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