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郁歧教育空间

每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尼采

 
 
 

日志

 
 
关于我

全国知名班主任,“培育-发展”带班理念首倡和践行者。《班主任》《教师博览》等15家杂志封面人物,《中国教师报》《江苏教育》等20余媒体推介班主任。《教育时报》《河南教育》等专栏作者。出版“培育-发展”三部曲(《做一个不再瞎忙的班主任》《特立独行做教师》《家校沟通,没有痛过你不会懂》)和《非常语文非常课》等专著6部,被誉为“从实践走向理想的最佳明证人”。

网易考拉推荐

借力校内资源(下)  

2011-05-16 11:59:23|  分类: 培育发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借力校内资源下)

梅洪建

(《教育时报》2011.5.14)

在拙文《班主任要做的10项工作》中,曾提到“团结班级科任老师,形成教育合力,最好的办法是能和你的科任老师谈谈你的带班思路和目标,让班级科任老师认同你的目标,并且愿意和你一起朝目标前进。教育怕的就是科任老师之间或者科任老师和班主任之间相互拆台,或者出现个别科任老师‘功高盖主’,这些都不利于班级的发展。”

但在现行教育环境下,做到这一点的确很难,不少班主任为此也增添了不少苦恼。但是,我们仍然有办法向科任教师隐性借力。

在2009年的圣诞节,我拿出了200元钱递给班上的谢颖君同学,并告诉她说:“你去给每个老师买一瓶护手霜,然后以班级的名义给老师们送去。”于是,孩子们就给除我之外(我自己钱,省点吧)的8个科任老师,一人买了一瓶护手霜。那天几乎每个科任老师上课的时候都非常激动地说高二(3)班的孩子懂事。而每一个老师在教室里和办公室里夸奖我们班级的孩子的时候,我们班的孩子就会有一种由衷的自豪感。因为除我们班之外的任何一个班级都没有这么做,即使是他们送了贺卡之类的东西,似乎都没有护手霜来得贴心、温暖。当然,除谢颖君外,也没有人知道钱是我出的。

我这么做的主要目的不仅是为了拉近科任教师和孩子们之间的距离,更主要的是为了通过老师对孩子们的夸赞,让孩子获得自豪感,进而认识到这样的节日应该对老师表示感谢,达到培养孩子情商的目的。

或许就是因为得到了老师们的赞扬了吧,自此之后,班上大多数同学都能够在重要的节日通过各种形式对老师表示感谢。之前,这种行为在我所在的这所贵族学生组成的私立学校里,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通过老师的口,培养孩子的情商,这是借力的第三个落脚点。

在班报《翠园东晓》第二期 “班级轶事”里,我们曾记录了这样一则轶事:

“你们三班的交的作业比别的班都整齐啊!”生物老师邹老师感慨道。“是啊,我们是艺术重点班啊!”谈起来我们班,班主任总是很自豪。确实,我们班的作业最近很整齐,无论哪个学科。(何天琦供稿)

    这个“轶事”的宣传,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使得我们班的作业情况好于他班。这样借科任教师之口,影响班级的日常规范,是借力的第四个落脚点。

其次向校领导和其他班主任的显性借力。

在学校教育中,构成教育的“场力”是非常必要的。一个学校团体、年级团体、科任教师团体等等应该有一个基本的共识:团体成员之间不是为了证明谁比谁优秀,而应该相互合作,共同为孩子的发展服务。

在这样一种共识的前提下,班主任可以根据班级的发展需要,明确向领导借力,向班主任同仁请求协助。当然,在现行教育体质和大多数学校的评价机制下,这种共识的达成本身就是一种困难。但是我们可以采取精神借力而物质不变的借力方式。下面我来举例说明。

之前我们谈过,高二(3)班是从整个年级里挑出来的“差生”组成的“超级班”。这样一个班级如果采取强硬的管理方式,肯定是走向极度的对抗。为此,精神的认同和鼓励是必要的。和其他很多学校一样,我们学校采取的也是量化分的班级评比方式,并且分为纪律达标、三操达标、卫生达标等等各种达标颁牌的方式。如果各项评比全部达标,则在班级门口的荣誉墙上张贴“免检班级”的红色标牌。单项达标则张贴单项的黄色达标牌。作为一个“差生”组成的班级,一个周能有一项达标就不容易了,“免检班级”简直就是妄想。但是为了使班级行进更加顺利,我还是“厚着脸皮”向领导要求多发给几张达标牌,以免我们各项都是倒数,不但达不到“知耻后勇”的目的,反而会导致“自暴自弃”的悲剧。我不但向领导求得了单项的合格牌子,还请求领导有节奏地发放。这样,就在显性中让学生体会到了班级的进步。这个时候,我就顺理成章地提出了我们的班级口号:不比分数比做人,不比基础比进步。诚然,这样请求领导的结果是,谁班也没有我们班进步大。

当然,这里有一个前提,我采取的是黑白牌策略。因为我们学校的“合格牌”或者“免检牌”情况是和班主任津贴挂钩的。在我向领导借力的情况下,挂出来的牌子是没有加分的。也就是虽然我们挂了一个“白牌”,但我这个班主任拿的是“黑牌”的津贴。

在高二上学期的期末,我向高校长、肖主任申请了一次免检班级。并隆重邀请肖主任到我们班级发表了简短的谈话。

就是这个“免检班级”的牌子往教室门口的荣誉墙上一贴,让高二(3)班的每一个同学都感受到了自己挺直了腰杆——我们不但成为了一个正常的班级,而且还超越了很多班级。这个“免检班级”的牌子,是班级评比的最高荣誉,在班级行进了一个学期之后,我们班“获得”了这一荣誉,对于班级下个学期的发展来说,无疑是强劲的推动力。尽管是要来的,但作用和得来的却是一样的。

我相信,如果每个班主任都拿“黑牌”津贴的话,学校领导是会让我们借力的,班主任,为了班级的发展,不妨丢下自己的面子,显性地要几次。

向校内教育资源借力,推进班级有节奏地前进,是借力的第五个落脚点

  评论这张
 
阅读(524)| 评论(2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