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郁歧教育空间

每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尼采

 
 
 

日志

 
 
关于我

全国知名班主任,“培育-发展”带班理念首倡和践行者。《班主任》《教师博览》等15家杂志封面人物,《中国教师报》《江苏教育》等20余媒体推介班主任。《教育时报》《河南教育》等专栏作者。出版“培育-发展”三部曲(《做一个不再瞎忙的班主任》《特立独行做教师》《家校沟通,没有痛过你不会懂》)和《非常语文非常课》等专著6部,被誉为“从实践走向理想的最佳明证人”。

网易考拉推荐

向西,向西,向西……  

2011-10-24 10:21:19|  分类: 胡言乱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向西,向西,向西……

——感受郑州之行

“无论女妖是婚床铺就还是袒胸露乳,唐僧都会以袖遮面。遮面证明他是个正常的人,而遮面证明他强大的信仰——真经在西方,于是向西,向西,向西……这就是唐僧这个‘最没有本事的人’的成功之道。”

田恒平教授的话语刚落,台下掌声如雷。

是啊,这次首届河南“最具智慧力班主任”颁奖典礼暨“提升班主任生命质量”研讨会与会的900多名来自各地的朋友们齐聚一堂,不就是一群热心的取经人朝圣者吗?“这一次,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求名,只为求道”。就是一心向西的念头,在节奏紧迫的议程安排之下,在大雨之中,老师们却能克服疲劳与暴雨,按时走进会场,用最虔诚的心和最热烈的掌声迎接每一位授课者。

我的讲座是在22日晚间的,开始的时候已经是20:15分左右。外面大雨倾盆,而报告厅内灯火辉煌,且这里一片静悄悄。我知道,我是有些忐忑的,因为时间晚了,因为老师们累了,因为外面的雨没有停歇的意思,而老师们所住的宾馆却有些距离。于是我就想加快语速,将自己的所思所想所做用尽量短的时间汇报给每一位热心的朋友。不知怎么了,在朋友们最热烈的掌声鼓励中,规定的一个半小时,仿佛是弹指之间。于是,我悄悄地问了句:“老师们累了吧?”得到的却是“梅老师,你拖堂吧!”

这不是我讲座的第一次拖堂,在重庆,在蚌埠,都被要求拖堂过,在金华、在宁波都因为匆匆结束而被老师们埋怨过,而这次拖堂,却注定在我的记忆中难以消失,因为,我拖了很长的堂,因为我拖了很长的堂之后,老师们还意犹未尽。

讲座刚刚结束,涌上来的教育的朝圣者和我频频的合影,这时,我的内心涌起的不是骄傲,因为这种场面见多了,而是某种说不出的情愫,我很想将自己的东西倾囊给我的朋友们,可是,实在不能了。此时,《教育时报》的黄杰老师走上台说:“刚才几位听众说,下次再举办活动,一定要再请梅老师。”“下次,你一定要给我足够的时间!”“一天行吗?”哈哈,黄老师总是很幽默。“好吧,一天!”

在很多地方的老师因为被“逼迫”与会,因为想逛逛风景而消失在会场之外的现象频仍的现实中,郑州,这块土地上的教育圣徒们,用自己的行动诠释着“向西”的信仰。

是的,在河南,有很多向西的朝圣者。这次获奖的10名教师,全部是在一线执着前行的草根。获奖的团体,全部是在一线自发组织的教育守望者。李迪、焦兵书、段惠民、司文宗、杨兵、买宁……河南杏坛夜话,8+1研究团队……,中原大地上到处勃发着教育的灵魂。宜阳双语学校的创新举措尤其是一年就可以硕果累累的现实,让我仿佛看到了河南教育的春天,就在眼前……

不得不说的是司文宗老师,一个瘦瘦的,高挑的,有些腼腆的寻道者,一个用自己的智慧“玩分”玩出水平的老师。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中学的副校长,这个一个月才刚刚一千块钱工作了10余年的老师,一个月15个人才能有100块钱奖金的“高薪待遇”下,他是如何坚守着教育的理想的。即使是来郑州参加这样一个大型的活动,他也得不到“老大”的支持。他说,在他们学校里,搞课题,写论文那就是傻X,因为在论文写够三篇之后,再多的论文都在职称评比中不再加分,课题也一样。而他就是这样一个傻子,一个瘦瘦的骨骼里萦绕教育之梦的傻子。唐僧的西行,有三个能力超强的徒弟;而陈炜的西去,却是孤单的一个人。所以唐僧的西行,让人赞叹的往往是悟空,而陈炜的孤零零的西去才让人感受到了那种执着的震撼。司文宗,是陈炜,不是唐僧。

还有张国庆老师,段惠民老师……

第二天的中午,郑州萧记的烩面馆里,段惠民、焦兵书还有我们陈姐夫妇,5个人,煮酒论道,是友情,是教育,更是理想。尤其是陈姐的老公,一个教育的门外汉,说起来教育,竟然也是头头是道,说起来教育界的名人,也能一二三四。看来,这个陈姐,把“教育做到家了”。

22日的晚上,23点半左右,一个网友问我:“梅老师,你怎么还没睡?”我说:“我在等,等一个从遥远的邯郸赶来的朋友——郑学志老师。”

其实,郑老师赶到郑州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钟了,那时我真的睡着了。我哪里知道,就是在我睡着的凌晨一点到三点的这段时间里,黄杰、郑学志这两个教育的痴人竟然畅聊着“向西”的话题。

23日早上6点钟,学志老师的电话把我叫醒,我知道,他来了,这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他说,是黄杰老师告诉他我在郑州,匆匆赶来就是为了和我见上一面,就是为了和几个朋友聊聊友谊。一见面,就是一个大大的拥抱,就是这个拥抱吧,让我回味了很久。只是,接到手的郑老师的新作《做一个会“偷懒”的班主任》还没有温热,他就要离开了,因为他要赶往温州,下午有他的讲学任务。

最是那一个温热的拥抱,惹的心里的鲜花就开始早早地报春了……

仅是为了看一眼,就简单地离开了,而离开的简单在我的心中掀起的却是不简单的涟漪。郑老师说自己“走在教育的边缘”,那么谁走在了教育的中心了呢?

有这么多的同行者,我知道,我的脚步没有停歇的理由,从此——

向西,向西,向西……

  评论这张
 
阅读(535)| 评论(3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