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郁歧教育空间

每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尼采

 
 
 

日志

 
 
关于我

全国知名班主任,“培育-发展”带班理念首倡和践行者。《班主任》《教师博览》等15家杂志封面人物,《中国教师报》《江苏教育》等20余媒体推介班主任。《教育时报》《河南教育》等专栏作者。出版“培育-发展”三部曲(《做一个不再瞎忙的班主任》《特立独行做教师》《家校沟通,没有痛过你不会懂》)和《非常语文非常课》等专著6部,被誉为“从实践走向理想的最佳明证人”。

网易考拉推荐

在春天里张望春天  

2017-01-12 11:27:11|  分类: 培育发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春天里张望春天

(请勿转载)

此刻,是春天。

这是杂花生树群英乱飞充满生机活力和拥有自由的季节,是的,自由、生机和活力。万物生灵都在这个季节里勃发,欣欣向荣。“欣欣”就是生机活力和自由? 自然“向荣”应是张望的美好?

您一定会说“是的”,因为春天本就是让人张望的季节。

我张望班主任工作的美好春天,渴望我班里每个孩子都充满生机活力拥有自由,如这个季节里的万物生灵。写到“万物生灵”,心头一震:人也是万物生灵中的一员啊,孩子也是。可孩子们在教室里有生机活力和自由吗?

教育属于服务业,可作为顾客的孩子们到了班级里不能自点菜肴不能享受满意的服务,反而是“服务员”给你什么吃什么,还要遵守各式各样的“店规”。

很怪!

可,这种怪,一直在你我班级里上演。

可是,孩子们需要什么?很多的你我并未想过,只知道从“我”出发,给孩子“我”认为应给的东西。难怪克里希那穆提说“中心点一消失,爱就出现了”。

这个让人张望的季节里,张望一下“我”这个“中心点”消失吧。

您是明白的,“我”的消失,就意味着孩子中心点的建立。那么,孩子需要什么呢?

想起加利福尼亚大学的格拉斯,他说:“人都被潜伏于基因中的四种心理需要所驱动,它们是归属的需要自由的需要快乐的需要和自由的需要。”自然,我们是人,孩子也是。    所以,孩子也需要归属感、存在感、自由和快乐。可是,在以“等级”或“管理”的教室生态里,他们有归属感、存在感、自由和快乐吗?

反躬自省,在很多教室生态里,这些不存在,甚至一条都不存在。

于是格拉斯接着说:“我们(教师/学生)之所以痛苦,原因就在于根本找不到满足这些需要的办法。”也就等于告诉我们,如果找到了,班级就十分美好,教育就十分美好。

如此,我们是否可以构建这样的班级生态——

让每个孩子都拥有同样的班级“地位”,让彼此的身份没有差异。没有差异就没有心理失衡,没有失衡就不会有问题,没有问题就不会有矛盾,遑论心理疾病等的产生。这样的生态里每个人都有身份的认同感,也就是存在感。

让每个孩子都有幸福感。您是知道的,有存在感,自然就有幸福感,存在感是幸福感的重要源泉。如果让幸福升级,就在存在感的基础上构建起你我互助的成长共同体。有人可以帮你,你幸福;你可以帮别人,你也幸福。让幸福点燃幸福,不是最美好的境地吗?

给每个孩子自由和快乐。如果每个孩子都扮演好了“等地位”角色,您觉得还用得着班干部班规等等管理机制吗?正如顾城在他的诗里所说,“让草在结它的籽,风在摇它的叶,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如果把孩子的需要置于中心点,教育会不会如此美好呢?

或许您会说,你就做梦吧。

我想起了美国诗人桑柏博格,他说“除非先有梦,否则什么事也不会发生”。为能让教育发生点儿什么,做点儿梦又如何?

在春天里张望春天,也是极好的!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