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郁歧教育空间

每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尼采

 
 
 

日志

 
 
关于我

全国知名班主任,“培育-发展”带班理念首倡和践行者。《班主任》《教师博览》等15家杂志封面人物,《中国教师报》《江苏教育》等20余媒体推介班主任。《教育时报》《河南教育》等专栏作者。出版“培育-发展”三部曲(《做一个不再瞎忙的班主任》《特立独行做教师》《家校沟通,没有痛过你不会懂》)和《非常语文非常课》等专著6部,被誉为“从实践走向理想的最佳明证人”。

网易考拉推荐

梅说:从班级自治到班级自治  

2017-06-12 14:10:05|  分类: 培育发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梅说:从班级自治到班级自治

梅洪建

“为什么我班学生就没有自觉性?听过很多专家报告,也照着做了,可比照葫芦我画不成瓢,难道我不适合当班主任吗?”

这是湖北荆州一位朋友向我的倾诉。

不错,班级自治,时下提得很响,可事实上究竟有多少班级是真正在实行自治?那些以民主和培养学生自治能力为名班级行为背后,流动的真是自治因子吗?还是这些的背后有对学生的伤害?例如很多自治班级设置的班级议事机构,当把某个同学的问题当做班级集体事务来“议”的时候,是体现着班级自治意识自治能力还是在议事背后戕害着被“议”孩子的心灵?如果您还不懂,那么置换一下身份,如果贵校也设立了一个议事机构,而您的某个不当行为被当做了“议”的对象,此刻,您将会是怎样的一种心理?

此刻,您或许会说:做错,总要承担。是的,错就要承担,但承担非要以心灵伤害为代价吗?如果是,那么会有多少孩子的心灵会在民主自治的名义下凋零啊?请问,凋零孩子心灵的行为,还能称之为教育吗?

我总是喜欢不厌其烦地引用尼采在《快乐的知识》里写的话——何为恶?侮辱他人便是恶。何为人性?不让任何人蒙羞便是人性。

于是,我们不能不进行倒推式地思考:自治的前提是什么?

通常意念里,自治就是通过一系列民主的方式让孩子们自律。

此刻,我们不能不去探讨,自治的前提关键词——自律。

什么是自律?百度百科给我的答案是“自律,指遵循法律并以此为基础进行的自我约束”,这是经不起推敲的伪定义。卡尔·罗杰斯给的答案:“自律是指作为一个人认识自我,知道自己在成长的道路上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我相信,作为教师的您我都会赞同。可时下班级自治管理中,却把关注点聚焦在了“自己在成长路上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于是在班级民主、学生自主的名义上,成立一套“统治机构和统治制度”,把约束性做为了工作的起点。在这些自治者的脑海里,来自学生的“统治机构和统治制度”就是尊重了学生的意愿,尊重了学生意愿的任何决议的执行都是自主的表现,也会认为这样的班级行走方式就是班级自治了。

可是,他忘却了或者根本体会不到一如上文所提到的“被议事者”的心灵受伤。

如果再回到罗杰斯的定义里,您会发现他的定义里有两个最不该忽视的关键词:“认识自我”和“知道自己”。自我才是自律的起点,自我认识和自我觉悟才可能产生自律。而自律也不是简单的自我约束,而是“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它们不是“自我约束”的同义语,而是懂得、选择管理自己的时间;是会给自己设定目标以及懂得设置这些目标的优先顺序。

是的,您明白,这是一个人自身的觉醒,是一个人有了成长的目标和成长的方向之后的自我规划能力的体现。正如每一个你我,当我们能够全身心为自己的目标而奋斗的时候,我们就可以严格要求自己、严格执行计划而不会让自己的生活旁逸斜出。这种表现就是自律。如果您只是给了或者说在孩子们民主民意基础上给了孩子们一个个需要遵守的条框,而没有让激活孩子的灵魂,那么您的自律就不可能建立起来,即使您可以冠以自律的名义。因为您所谓自律的背后,一定有不少受伤的小朋友。

教育,决不能以民主和责任的名义对孩子造成伤害,绝对不能!

我们继续倒推。如何才能激活孩子的灵魂?

美国一所为四五岁孩子开办的幼儿园里的“助人树”。每个孩子走向一块贴着“纸树”的黑板,在一片片的树叶上能找到每一个孩子的名字。每个孩子写的都不是自己的名字,而是过去一周曾经帮助过自己的同学的名字。每当助人树上挂满树叶,等待摘取收藏的时候,孩子们脸上都洋溢着幸福。每当月末树叶堆满桌子的时候,每个人都能看到,班上的孩子给予了他人如此多的帮助。

在相互发现的过程中,孩子们能感受到别人的关爱,也能赢得自身的价值。“相互帮助和关心他人也是自律的表现”(卡尔·罗杰斯)一个人的灵魂觉醒,首先就是自我价值的认定吧。一个不能认定自身价值的人,是不会觉醒的。有时想想,教育其实也很简单,正如苏州市望亭中心小学毛家英校长所说的:“只要构建了一种温暖的发现美好的教育情境,教育就会变得美好而温润起来。”所以她在望亭中心小学一直坚持的一项教育活动就是“我喜欢你”,让孩子们心有他人,进而尊重自己。

此刻,我们无法再去倒推了,因为这种教育情境的构建,或者说灵魂激活的最轻便手段就如“助人树”和“我喜欢你”。

那么,我们接下来顺着这个基点往前推进。

自然,我们又会碰到罗杰斯,他说“倾听他人和自己的心声是培养自律的基石”。自然,您懂,“倾听自己的心声”就是自我灵魂的觉醒,而“倾听他人”是对他人的信任,是对他人价值的肯定,自然也是对他人价值的尊重,因为孩子们就不是任由自己的性子为所欲为,而是顾及别人的感受,倾听别人的声音,这不就是自我“约束”的第一步吗?在温暖而美好的教育情境里心有他人、尊重自己观念的树立,就是让人自己不妨碍他人的自律意识的初步确立。

从社会学角度说,有超越个人的他人存在,就会有矛盾的产生,这是客观现实。而是一个懂得了倾听他人声音的人,在面对这一客观现实的时候,一定会懂得妥协和协商。

在美国一所学校的操场上,两个学生正拉开架势准备打架,这时有两个学生作为调停者走出来,分别劝慰要打架的学生。其中一个说:“听着,打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另一个说:“你能想出更好的解决方法。”几分钟后,两个学生都停手不大了,四个人开始商讨解决之道。

诚然,没有作为前提的懂得倾听他人,就不会有被调停的可能。调节,是自律的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我不知道读到这里,您是何种感受。我相信您一定能想到了文章开头部分提到的“班级议事机构”。因为这种调节扩大,就是时下常言说的“班级议事”。诚然,您也明白,此“议事”非彼“议事”。

如果我们顺着这个方向推理下去,就会自然明白,由班级调节所升级的班级“议事机构”自然会衍生中他们需要的契约。这种契约就是通常所说的班级自治的纲要,是班级运转的“班规”等等。当然我们会明白,这些“机构”也好,“规矩”也罢,都是为了某个共同的目标而相互调节的结果。诚然,您也明白,如果衍生出来议事机构的执行人,就是我们的通常所说的班干部了。

您能感觉到,顺着我的文字,转了一圈,您又回来了。

但是,如果没有转这一圈,您不会明白,班干部、班规、议事机构等等所谓自治班级的相关物都是某种前提的衍生物,而不是直接把它们拿出来套在班级上去运作。

可是,很多自治者就是在冠以自主的名义直接让全体同学选举班干部、制定班规和其他班级组织机构。这哪里是衍生,这叫末端嫁接!

带班失败抑或是伪自治,也就是自然的事情了。

尼采接着我们上文引用的话说:“何为人所能得到的自由?那便是无论采取何种行为,都不会令自己蒙羞。”如果一切都是衍生的结果,自然自己不会蒙羞,更不会让他人蒙羞。

如此,教育是温暖的教育,自由的教育,也是自治的教育。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