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郁歧教育空间

每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尼采

 
 
 

日志

 
 
关于我

全国知名班主任,“培育-发展”带班理念首倡和践行者。《班主任》《教师博览》等15家杂志封面人物,《中国教师报》《江苏教育》等20余媒体推介班主任。《教育时报》《河南教育》等专栏作者。出版“培育-发展”三部曲(《做一个不再瞎忙的班主任》《特立独行做教师》《家校沟通,没有痛过你不会懂》)和《非常语文非常课》等专著6部,被誉为“从实践走向理想的最佳明证人”。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雪在故乡  

2018-01-25 16:26:51|  分类: 故作文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雪在故乡

苏州下雪的时候,我在床上睡觉。

我的雪在故乡。

那种纷纷扬扬,真的如鹅毛至少若柳絮的雪片才叫雪。江南的雪有些婉约。

那种傻傻地冲进雪中抓雪、舔雪傻傻地“阿弥陀佛”把自己变成雪弥勒的呆萌才叫雪。东北的雪太硬朗了。

不南不北故乡雪,才叫雪。

这个下雪的清晨,我开始惦念故乡的雪了。

故乡的雪总没有前奏的。公鸡的啼鸣把我们叫醒的时候:哇,下雪了。

此刻的谁谁,如果做了父母的乖孩子, 是会被人耻笑的。在母亲“外面冷冷冷”的阻止声中,我早就爬出了被窝。

我不会是第一个,但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大街上早就洒满了同伴们的呐喊声:“下雪了,下雪了!”不管是停顿的雪,还是仍在纷纷扬扬的雪,声音响起的地方,就是我们聚集的地方。

和苏州的一点点雪,女儿就闹着堆雪人不同,我们是没有闲情堆雪人儿的。打雪仗才是我们选择。一帮子傻小子,疯丫头,就这么疯狂地追逐……谁要是能准确地把雪球抛进了谁的脖子,那才是最幸福的时候。

其实,被扔进脖领也是幸福的。

故乡的雪是不冷的,扔进脖领的刹那,会有一丝丝凉意的。那时,我们就会用手把衣领拉紧,让一丝丝的凉意变成温暖。

老人们说,冬天的雪水留到夏天洗身子,是不会生痱子的。谁会这么无聊地留到夏天?农村的孩子,没那么长远的打算,总是把扔进脖子里的雪当做洗身子的宝贝暖在自己的衣服里。

你信吗?我们夏天是不生痱子的。

听一个大哥讲过一个武林故事。两个武林高手,在客人必经的路旁盘膝而坐,第二天大雪把他们变成了两个雪人。正巧遇见两个坏蛋图谋不轨,就被他们行侠仗义了。于是我们每个人的梦里都会有个侠客梦。

于是,我们就会在一片人烟稀少的麦田里,垫一把干草,把屁股坐在干草上,双手合十,幻想着大雪可以覆盖了自己,以便合适的时候行侠仗义。

和江南雪不同的是,故乡的雪没那么容易化,落在身上是雪片,呆了半天还是雪片。遗憾的是,我们谁都没有成为雪中侠客。张开的嘴巴吞了不少雪花。昨晚雪刚飘落的时候,女儿说,爸爸,我吃到了雪花,是不是特别幸运。“傻孩子,吐出来,雪都污染了。”

“这么白的雪,怎会被污染呢?”

“全世界都污染了,雪能逃了吗?”

继续我们侠客梦的是轻功梦。

被风抚平的坑里,总是积雪最深的地方。在无数个电视剧里看过某人深陷雪中再也出不来的画面。我们是故意陷入雪中的。

选定一个高岗,自然相应地就是一个凹坑。几个小伙伴从高岗上奋不顾身下跳的身姿,总是记忆中美丽的风景。如果谁能把半截身姿陷入进去,那才是真正的英雄呢?

我们真做过英雄的。

邻村的傻三,是个老光棍,他有一只兔子枪。每个下雪的日子,就是他打野兔最有收获的日子。因为雪地里兔子跑不快,单一的白色做底子,兔子也是跑不了的。那天一早,也是我们一群伙伴发疯冲向田野的时候,突然,麦田的枯井里传出了“救命”的叫喊声。冲过去时,雪给傻三留下的只有半截身子了。他是动不了的,除了嘴巴。我们几个把棉袄扯下来,系成一个长条就扔了下去。棉袄袖子断裂的时候,我们才知道救不了傻三。奎子是最有智慧的,他跑到村里叫来了大人。

至于傻三是怎么得救的,情节早已记不清楚,只记得那天傻三把所有的兔子尾巴都让我们拽了下来,做成了耳暖子;那天我们几个小伙伴还吃到了烤野兔的肉。

因为我们是英雄,是傻三的救命恩人。不是吗,真的英雄都是要救助别人的。

我们救的不仅仅是傻三的命,还有他半辈子的幸福。

傻三父母早早亡故,自己又小气,就成了光棍。就是因为这次贡献兔子尾巴和兔子肉的大方,他有了后来的婆娘。

上次,我回到故乡的时候,傻三已经不在了,不在的还有他的婆娘。

其实,下雪还是有些让我们变坏的。坏,是某个时刻的定义,至于它的具体内涵,我也说不清楚,就如写下这些文字的这个清晨。

那时候上初中,冬天就盼着下雪。

虽是住校,我们还是盼着下雪。一旦下雪了,肯定不是如今夜的苏州雪,显得小家子气。那一定是要纷飞几天,并为山川大地盖上厚厚的白絮的。

同时上初中的,有我们四个:我,红哥,三哥还有坡子。我最矮小,总是抢不到饭的。但他们三个,尤其是三哥和坡子,是大个子,抢食堂的饭肯定是占据了优势。他们总是会给我带饭的。

但是,每逢下雪,他们总是会说:“天冷,人太多了,抢不到饭。”

雪天会让强大的人变成弱小的。

在父母的心疼中,我们总能如意地离开学校,逃回家中。

逃回家不在于家可以吃到饭,而在于可以风雪的八里路途中疯狂地追逐,疯狂地扔雪球和肆无忌惮地呐喊尖叫。

还有,路旁小河的浅水中,拨开雪就可以看到冻成僵尸的鱼。用脚踹开,就可以是我们的战利品了。

回到家,在母亲心肝宝贝的心疼声里,我们就趁机矫情一把:我们这些抢不到学校饭的小可怜回来了。

于是几条小鱼熬成的鱼汤会成为最丰盛的晚餐中,都忘记了上学是啥玩意儿。

于是,初中毕业的时候,红哥,三哥还有坡子就永远留在了初中。

留在了初中的他们,就继续在故乡的土地上耕耘,而我就走向了远方。

在“全苏州人都在等候一场雪”的时候,女儿兴奋地成了“等候”中的一员。

我在异乡的床上,写下这篇文章张望故乡雪的时候。

他们,却在故乡的怀抱里,温暖地过活。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