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郁歧教育空间

每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尼采

 
 
 

日志

 
 
关于我

全国知名班主任,“培育-发展”带班理念首倡和践行者。《班主任》《教师博览》等15家杂志封面人物,《中国教师报》《江苏教育》等20余媒体推介班主任。《教育时报》《河南教育》等专栏作者。出版“培育-发展”三部曲(《做一个不再瞎忙的班主任》《特立独行做教师》《家校沟通,没有痛过你不会懂》)和《非常语文非常课》等专著6部,被誉为“从实践走向理想的最佳明证人”。

网易考拉推荐

磕头过年  

2018-02-12 16:24:08|  分类: 故作文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磕头过年

去年回家过春节的时候,我在江南的菜市场买了好多好多的荸荠。

女儿脱口而出:“爸爸,带这么多荸荠回家过年,傻不傻啊?”

我也不知道傻不傻,但我还是带了好多好多。因为那是我儿时关于过年最美的记忆之一。关于过年最美的记忆与荸荠有关于核桃有关,也与山药豆和糖果有关。

其实,这些都和过年磕头有关。

春节最盼望的不是穿新衣吃扁食(饺子),而是跟着爹娘还有姐姐们去磕头。

磕头是有讲究的。说这个讲究前,还真得说说另外一种讲究:起床,是不能叫醒的。三十晚上睡觉前,母亲总是叮嘱我和姐姐:“明天记得早起哟,不兴叫的。”谁要是大年初一被叫醒,那就说明他是懒鬼,是要穷一辈子的。一年364天都可以赖床,但这天是绝对不能的。谁愿意做一辈子穷鬼呢!所以,每一个大年初一,我们都能早早地起床。

当然,再早也早不过爹娘。娘在厨房里准备早餐的时候,对了,不叫早餐,叫喝汤。喝汤是我们对晚饭的特殊称呼,但大年初一这天的喝汤就有两顿,一早一晚。我没有查过,也没有问过家乡的老人,是不是早喝汤晚喝汤有首尾照应的寓意,是不是寓意一年到头有饭吃呢?或许老人们也没法给我解释,因为一代代就这么传下来的。

对了,娘在厨房里准备早餐的时候,父亲就开始放鞭炮了。大年初一是不兴叫起床的,这鞭炮声自然就是起床的号角。

北方的天亮得晚,北方的早晨也冷得很。但过年这天是不会冷的,都争先恐后从被窝里爬起来迎接一年的新鲜了。娘就给我们穿上新衣服。新衣服?您听说过一种叫袄罩裤罩的东西吗?那就是我们的新衣服。在平时穿的上衣上罩上一件袄罩,裤子上罩上一件裤罩,这就是我们的新衣服。于是一家人在煤油灯的照耀下,聚集在厨房里喝汤。

喝完了汤,第一件事就是磕头。

第一个要向爹娘磕头。爹娘并排站在我们姐弟四人面前,一边嘴里说:“别磕了,磕了也拾不起来啥。”而两手却摊开迎接我们四人的磕头了。于是我们都会在大姐的带领下齐刷刷地磕下头去。

给爹娘磕完头,就在爹的带领下到祖祠里磕头。给祖先磕头要磕三下,因为祖先对我们恩情最重。虽然连爷爷我都没见过,但心头有一个神一样的祖先在。接着就是到大伯以至叔叔等至亲的家里磕头。

给自己最亲的亲人磕头,是没有赏赐的。赏赐,也就是各种各样的糖果,以及山药豆、荸荠和核桃等等,是要从至亲之外的旁亲和邻居家得到的。

至亲磕完头,一般是兵分两路。父亲就和叔伯等人磕他的一路,母亲就和伯母婶娘等磕她的另一路。父亲那路在我15岁之前我不懂,母亲那路,我是懂的。因为我跟着娘。

跟着娘就不用磕头了,主要任务就是领各种各样的糖果,以及山药豆、荸荠和核桃等等。无论到谁家,“谁家”自然就是村里的长辈和老人家里。凡是村里的长辈和老人,有没有血缘关系,都要到人家去磕头的。到现在或许都没有人想过,为什么要这样,世世代代就这么磕着头。就是这么世世代代磕着的头,让一个三百多人的小村庄和和美美的。哪怕是再多深仇大恨,初一这天到你或你的长辈家里磕个头,一切都会恩怨都会烟消云散,不用道歉不用解释,来了就是礼来了自然和,这是风俗。

无论到哪家,主人总是早早地迎候了。一声:“XX,来给您磕头喽~”老人们总是半躬身子,双手做掬捧状,或者拉起上衣的衣襟做兜起状。这就是笑纳了。母亲们磕完了头,就是小辈的狂欢,主人会把一串小娃拉到屋里,挨着发赏赐。我们其实很规矩的,主人给我多少就领多少,绝对不去抢。当然,有时也不规矩,当看到主人给的是炒花生或者简单的糖果时,总是不掩盖脸上的失望。主人多少有点尴尬。其实,如果有钱,谁也不会在这天给自己尴尬,都是尽力了。但少时的我们不懂。

所以最喜欢到大爷和二爷家磕头。

大爷的父亲和我爷爷的父亲是兄弟。每次去大爷家磕头,跪下的不仅仅是母亲,我和姐姐也会跟着下跪,因为他和二爷都是我们的亲人,不是邻居。大爷给的赏赐总是我们最渴望的——核桃。一个孩子两个核桃,那是我们春节期盼的最珍贵的赏赐。我们总舍不得吃,而是在核桃尾部插一个木棒系上一根红绳,挂在床头或者长久地揣在衣兜里。

二爷给的每年都是雷打不动的荸荠。

核桃和荸荠,我们老家都没有。所以它们是我们能得到的最珍贵的赏赐。除大爷和二爷家外,其他人家是几乎得不到这样的珍品的,别家能得到山药豆就是上品了。

大爷和二爷家里并不富裕,即使到了今天,也是人口凋零贫苦不堪。我不知道当年的他们是如何,是花多少钱买这两种昂贵的东西的。或许,半年前,他们就开始为这一天做准备了。或许仅仅因为他们的辈分是村里最高的,最高辈分的人总是要有点排场的。就像现在的父亲母亲一样,总是把我买给他们的零食在街上发给小孩子们。因为大爷和二爷去世之后,父亲就是村里辈分最高的人了。辈分最高,当然要有点高辈分的样子了。这也是我买了很多很多荸荠回家的原因了,因为大伯三伯还在,如果买了核桃有些不合适。

15岁那年起,我就明白了父亲那一路的事情了,因为我也加入了男人们的行列。男人的行列照例是要把女人磕过人家都磕一遍。各种各样的糖果,以及山药豆、荸荠和核桃等等赏赐是没有的,有的是一根根香烟。15岁的我也有份儿。当然,我那份儿是肯定是便宜了我爹,因为我不抽烟。

最大的区别是,男人磕完了本村人家,是要组团到邻村磕头的。我们三个村——梅村、王村、裴村——明朝洪武年间从山西洪洞迁徙过来之后,就一直在一起。所以我的乡里乡亲不仅仅是梅村的人,还有王村和裴村。对内时是三个村儿,出了三个村我们就是一个村儿。到邻村磕头磕的不是长辈和老人,而是每个家族的祖祠。因为每个家族的祖祠里供奉的是我们共同的先祖,是从洪洞打拼过来的开拓者。当然,他们也会组团到我们村磕头。乡里乡亲,因为磕头就成了相亲相爱。所以,500多年来,三个村总是像一个家。

过了初一就该到外村亲戚家去磕头了。

头磕下去的时候,洋溢在脸上的都是幸福。当然,如果谁谁该来磕头却没有来,那是要被念叨甚至被三里五乡说道的。

远离了家乡,在城里寄居久了,总是盼着过年。因为过年了就可以把头磕下表达对爹娘的感恩,也表达对先祖、亲人和乡里乡亲的感恩。这样心头就不荒芜了。

带着很多很多荸荠进家门的时候,我兴奋地说:“爹、娘,看我带了什么回来了,滴滴菱(荸荠)!够您俩打发(赏赐)小孩子了。”

“打发谁家孩子啊?不兴磕头了,说磕头是封建。”娘说。

“不磕头,这年还过个啥劲!”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